快捷搜索:
他们如今所持的盾牌虽说不可能百分百防住城头

他们如今所持的盾牌虽说不可能百分百防住城头

孟优和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三人看到城下比较整齐的凉州军士卒,他们是头疼得很,是三个人都头疼,没有例外的。 而孟优还没有忘了战前动员,只听他大喊道:弟兄们,凉州军就要再一...

今日凉州军是不会来进攻看来我军守城士卒今日

今日凉州军是不会来进攻看来我军守城士卒今日

听士卒所报,如今凉州军是再一次兵临城下,孟获确实是有了那么一丝紧张。毕竟如今自己这赖以倚仗的藤甲兵都不顶事儿了,所以这 己方靠着银坑洞的人马,真就不足以和马超凉州军...

自己两人可真是不想来啊不过自己两人来得还挺

自己两人可真是不想来啊不过自己两人来得还挺

所以说他是半吊子都不到,那是一点儿都没有冤枉他,哪怕他就是个半吊子,估计都不至于如此,但半吊子都不到,所以就变成了这样儿啊。(。。) 所以说孟获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