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不过他们和马超那边儿可太不一样儿了竟马超是

   众人跟自己主公告退,然后便回了自己大帐,休息了。再不休息,那都挺不住了,这时候睡觉是大爷,赶紧睡吧,至于说其他的,那都明日再说。
 
    他最怕的是自己姐姐,其次就是自己这个姐夫。虽说孟获和祝融夫人给他的感觉是不一样儿,但是要说他一点儿都不怕他那姐夫,那可真是假的了。只是不像怕他姐姐那样儿,表现得那么明显罢了。毕竟这个事儿,带来认为自己怕自己姐姐,到了如今害怕,已经就算是挺那个什么了。所以这再让人看到怕自己姐夫。这自己也真是没有什么面子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天下有几个人真不在乎自己的面子呢,也许有,但是有几个呢,谁知道了。反正带来肯定不是,哪怕他还算是年轻,但是却依旧知道自己的脸面。
 
    此时的孟获对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摆了摆手,“好了,你们下去吧!三江城需要你们用全力驻守,一定守住了,这便是我军的最后防线!”
 
    两人一听。是赶紧齐声应是,“是!大王放心,我等一定谨遵大王之令。<strong>求书网Http://wWw.qiushu.com/</strong>协助孟优将军,严守城池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两人表态,他是点了点头,没办法,如今己方这儿,孟优已经是去守城了。所以剩下的人,其实也就只有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可用了,其他人,不是说不能用。关键是比不上他们两人的本事啊。
 
    可不是嘛,毕竟两人可都是洞主。没点儿本事的,怎么可能能在南蛮当上洞主?
 
   
 
    没本事的。只能当普通小卒而已,至于说当洞主的,肯定是有些本领的才行,要不然的话,在南蛮这样儿以实力为尊的地方,那肯定是玩不转儿的。
 
    就说这几个当洞主的人,孟获不用说了,最开始的那杨锋什么样儿,不必多说,秃龙洞洞主朵思大王,虽说死在杨锋手中,但是在南蛮,那也算是个人物,这都不假。
 
    之后有木鹿大王,在南蛮绝对是有那么一号的人物,尤其是其人会驱使猛兽,还真是,别人不敢小看了。
 
    带来也是个洞主,他虽说是继承的更多,但是其人可绝对不是饭桶,有点儿想法。
 
    乌戈国国主兀突骨,虽说他那边儿不叫洞主,但是实际和洞主,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。至于其人的本事都如何,这看孟获对其人重视程度,就知道了。这个可不止是其人能帮他的原因,也不仅仅是他和孟获算是兄弟,其实要说他兀突骨没点儿本事,还值得孟获那么看重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以上都算是比较强一些洞的洞主,哪怕带来算是比较弱的那个,但是说起来,肯定是比金环三结他们那几人的洞,实力要强,这个是一定的。
 
    可哪怕是金环三结、阿会喃还有已经死了多时的董荼那,他们三人的洞,虽说实力不如以上那些人,这个是不错。但是说起来,他们能当上一洞的洞主,要说没点儿本事,那真是,傻子都不相信。
 
    哪怕他们如今还得依附孟获,势力和实力都不如孟获,但是他们在南蛮这边儿,也算是中等的实力吧,这个是肯定的。但是在这一片,他们不如孟获,那就只能是跟着孟获混了。要是他们比孟获实力强的话,那不就反过来了吗,那时候孟获就该跟着他们混了,成为他们的手下了。但是这个事儿,估计永远都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反正以前董荼那的下场,他们两人还是历历在目,所以这想让他们轻易反叛孟获,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确实是很难啊,虽说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儿,但是事情的困难程度,那真是很大很大。
 
   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说完后,是和自己大王还有兀突骨告退,他们便离开了银坑洞。直接奔向了三江城。反正有孟获的命令,可以说这个交接,自然肯定会很顺利。而且以孟优来说。他其实更希望和两人一起守城,而不是和一个自己也不太熟悉的人一起。那样儿没什么意思啊。不过和熟人,那自然都是好说话了。
 
    哪怕他是主将,但是孟优也是希望和熟人一起,这比什么都好。不熟的人,那就是什么都不好。
 
    两人离开后,兀突骨对孟获说道:“蛮王,这我手下也可以委派他们些任务,你却是不必过意不去!”
 
    兀突骨那意思就是说。我这手下还有三个人呢,你也可以随便给他们指派任务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其实都无所谓的事儿,毕竟自己这是来帮兵助阵的,可不是来走马观光的,所以你可别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,该怎么样儿,就怎么样儿,不必去顾虑自己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,他还真是明白自己兄长的意思,也知道。这因为还有这么多人在场,所以自己兄长也不好直接就称呼自己贤弟,那样儿终究还是不太好。毕竟这儿还有好几个自己手下呢。
 
    而此时他就是一笑,对兀突骨说道:“国主客气了,客气了!这如今已经给国主带来了不少麻烦,我这都过意不去啊,所以你和乌戈国的将士,都好好休息几日吧,这对付马超凉州军,我们银坑洞的士卒,还是没有问题的!”
 
    一听孟获都这么说了。兀突骨也不多言,他知道。自己这个兄弟做出来的决定,那基本就是不会再更改了。所以自己也别多说,没大用,反而还要影响一些东西,那可真就是不好了,那真是,不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他不过是点了点头,不过却没再多说,兀突骨也知道,要真是特别需要自己和自己乌戈国将士的时候,自己这个兄弟到时候也不会和自己怎么客气了。
 
    而如今这个时候呢,显然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至少自己兄弟是这么看的。当然了,自己其实也是如此看法,如此想法。要真是那样儿的话,自己兄弟自然也不会这样儿,而自己也不会这样儿,所以……
 
    最后孟获对众人说道:“好了,各位,今夜就先这样儿吧,该休息都回去休息,明日咱们再议其他!”
 
    要说起来,这明日好像也没有什么事儿,无非就是防御马超凉州军进攻罢了。但是凉州军真就一定会来进攻吗,这个谁也不知道。可能性,在他们看来,并不算大,进攻和不进攻,其实也就是五五之数,毕竟这今夜,两军双方,可都是累得不行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说这样儿的话,马超凉州军还要着急进攻,那么实际却是对他们没有太多好处,这己方倒是乐于看到如此。
 
    孟获这边儿的人也都是“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”去了。不过他们和马超那边儿可太不一样儿了,毕竟马超是胜利的一方,哪怕是睡觉,也都能睡得踏实。但是就说今夜的孟获,想睡踏实,那估计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没办法,谁让他心里藏着事儿呢,如果今夜孟获是获胜的一方,他自然是能睡得踏实,但是这个结果是相反的,那么这所造成的后果,估计也一样儿会是相反的了。
 
    最后离开的就是兀突骨,他在临走前,是轻轻拍了拍自己这兄弟的肩膀,没有更多太多的话,但是这么一个动作,就代表了所有。那意思兄弟,当兄长的支持你,败了,没什么的,以后还能胜!
 
   
 
    对于自己兄长的安慰,孟获对兀突骨是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容来,毕竟这不惜远道而来帮助自己的兄长,孟获心里确实是很感激。而且就因为自己,这三万藤甲兵,几乎就是全军覆没了。可即便如此,自己兄长没说自己一句,没埋怨自己一句,还给自己安慰,鼓励自己,这说起来,还真是,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啊!
 
    如果说换成自己的话,能做到吗?谁知道了,自己认为,八成不能。但是那两成呢,也许还能,看情况吧。
 
    至于此时此刻,孟获是笑着点了点头,虽说是没有什么言语,但是他的意思,那却是再清楚不过了。一就是为了感谢自己兄长,二也是告诉兀突骨,那意思小弟我没什么事儿,这点儿打击要是再承受不了的话,那自己这个洞主,这个蛮王当的,那可真是……
 
    兀突骨都懂,所以他也没说什么,直接就离开了,但他确实是放心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最后一个兀突骨也离开之后,这个时候就只剩下祝融夫人和带来,他们两人在孟获附近坐着了。
 
    要说带来这个时候,心里也是不爽,哪怕他是没有经历之前的大败,但是看着己方
    没看见,他可能还不会就那么信了,但是这如今却是眼见为实啊,所以带来自然不会不相信。之后再一听自己姐姐简单说了一下战事,他就彻底明白了,敢情人家凉州军却是已经想到对付藤甲兵的办法了,这己方一去,不正好是撞到人家那儿了吗。
 
    唉,带来心里也是叹气,可是如今败都败了,还能说什么,他此时倒是像安慰一下自己这个姐夫。但是看自己姐姐都没说什么,那么自己这个当妻弟的,还多说什么话呢。
 
    之前兀突骨倒是拍了拍,自己姐夫的肩膀,不过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,那如何都不算什么,这样儿还显得更加亲密了。可要是自己也和兀突骨一样儿,你看自己这姐夫要如何去说自己了,所以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这要自己真那么去做的话,估计后果,真是要不堪设想啊,毕竟这关系不一样儿,这最后的结果也会不同。如今自己这姐夫,那可是在气愤非常的时候,而且,而且,而且……
 
    这个时候带来没敢说什么,更是没做什么,不过祝融夫人确实说话了。毕竟身为孟获唯一一个夫人。他的妻子,祝融夫人此时此刻,那确实是有义务去劝说、安慰一下自己这个夫君。
 
    如今的孟获。在祝融夫人眼里,不是什么洞主,更不是什么蛮王,就只是她的夫君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就听她说道:“大王,这汉人总说‘胜败乃兵家常事’也!之前我军也总败于凉州军之手,可那时,倒是也不见大王如此啊!不知今夜。为何却这样儿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自己夫人的话,他是苦笑了一下,心说以前败。那只不过就是自己银坑洞的人马败在马超之手。自己一直都想着,有朝一日,能胜了凉州军,什么时候再灭了他们。可当自己真正看到曙光的时候。这还没几日呢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却一下就破灭了啊,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这正应了那话了,所谓是“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”啊,想想可不是吗。自己对灭了凉州军,确实是抱着很大的希望,因为自己也是看到了希望,那就是乌戈国的藤甲兵。自己之前还想呢。这藤甲兵都能胜了凉州军,那么如今为何就不能灭了他们?
 
    可是结果呢。确实是让自己大失所望,这不止是藤甲兵被破,己方大军更是损失惨重,直接是让人家凉州军给杀得大败而归,这不止是丢人的事儿,更是把自己兄长的藤甲兵给折腾没了。如今就只有他乌戈国还有两万而已,至于之前带到银坑洞的三万,如今还有多少了?
 
    真要说起来,自己也是对不住对不起自己兄长啊,要不是因为要帮助自己的话,自己兄长的藤甲兵也不至于是损失惨重,并且还让人家凉州军给找到了破绽,以后他们倒是能拿捏住自己兄长了。
 
    这说起来,还不都是因为自己,不因为自己的话,自己兄长也不会带兵和凉州军一战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因为之前和凉州军的大战,藤甲兵把凉州军士卒给打出了三江城,显然,马超他们是恨上自己这兄长了,说起来也是自己给自己兄长平添了一个大敌啊。
 
    这些话孟获只是在心里想了想,却是没和祝融夫人说,不过看着自己夫君是不说什么,祝融夫人也想了,可能是自己夫君不愿意说啊。但是不管是什么吧,其实多少自己也能猜到一些东西,毕竟自己夫君是个什么样儿的人,自己还不知道吗。
 
    所以她直接说道:“大王不想说的话,那么也不必多说,我多少也知道一些,其实大王不必多想,这……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