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我不认为马超就一定能与咱们和解再说看大王的

 
    祝融夫人是劝说了孟获几句,当然其中也少不得安慰的话,孟获一听,自己夫人还是用心良苦啊。就说凭自己夫人这脾气,能做到如此,确实也不容易了。要不然的话,就冲着自己这样儿,自己夫人脾气一上来,那也没自己好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还别说,祝融夫人真就是改变很多了,至少如今的她和从前的她,有了很大的不同,这点,孟获是深有感触的。如果说比起之前的她,孟获当然还是喜欢如今的自己这夫人,那真是比之前好太多了。
 
    孟获倒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夫人有所转变,但是有改变,而且还是往好地方变,这个终究是好的,所以他自然不会去多说多问什么,反正自己知道,那就够了。
 
    孟获听了自己夫人的话后,是叹了口气,然后就把自己所想,都对自己夫人说了。其实对于自己人,尤其是自己的亲人,孟获确实没觉得有什么隐瞒的,需要去藏着掖着的东西。所以对自己夫人一说,他倒是觉得自己是轻松了一些,虽说想法还是不少,但是怎么说呢,确实是比之前的心情要强点儿了。
 
    在孟获看来,也许这个就是心里最好是别藏着话,要不然的话,也得憋得不行。
 
   
 
    听了自己夫君、自己大王的话后,祝融夫人一笑,她也知道,这自己夫君把话既然都给说出来了,那么自然,他会轻松一些。毕竟有些话憋在自己的心里,真就是不如说出来更好。当然了,这可别是什么秘密,除了这个,其他的,只要能说的,自然还是要找信任的人说出来更好。其实就算是秘密呢,也不是说就一定不能说啊,这也是可以说出来的。
 
    之后祝融夫人只能是再劝,要不还能怎么样儿,反正自己这夫君一也是很难接受如今的大败,但是说起来,这败都败了,难道还能改变了?所以这你是接受也得接受,不接受也得接受,不是吗?有些东西本来就是,逆来顺受,还不就是如此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他觉得自己对不住兄长兀突骨,这个倒是也没办法的事儿,毕竟谁也不知道这马超凉州军居然是想到了破解藤甲兵的方法。这要是有人能预料到这个,那么藤甲兵也不至于损失那么多了,几乎是全军覆没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于这个事儿,祝融夫人也只能是劝说孟获,毕竟这也不是谁都愿意看到的,因此这就不得不说,都已经发生的改变不了的事儿了,那么再去怎么抱怨,自责,其实都没有大用。
 
    与其去想自己是对不住兀突骨,倒是不如多想想,怎么能守住三江城,别被马超所乘,不比什么都强吗。
 
    听了自己夫人的劝说,孟获也不得不说,自己夫人的话有道理啊。这如今的情况,三江城面临最大的威胁,之前自己人马多的时候,那当然是不惧马超凉州军。可是如今自己银坑洞的人马,一共还有多少了?
 
    在短时日之内,是,自己自认为能抵挡得住马超凉州军的进攻,但是时日久了,久而久之,这三江城肯定就要失守了。除非,除非是自己兄长乌戈国的步卒也一起参与守城上来,那样儿的话,能守住更多的时日,肯定比自己一方守城要强多了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想到这儿后,孟获是看向了自己夫人,直接问道:“如今三江城的情况确实是不容乐观,那么难道就只能向兄长求援?”
 
    听了自己夫君的话后,祝融夫人是微微点头,心说你这可算是想到最为关键的地方了。
 
    如今想守住三江城更多的时日,就光靠这己方这银坑洞的人马,还真是不一定够用啊。毕竟马超算是大汉第二大势力的诸侯,他占据的那些州郡,能抽调出多少人马来?
 
    他要是下定决心,真要调兵强攻三江城,那么破城不过就是几日的问题,所以如今的情况,想要多守住三江城几日,那么就必须让兀突骨乌戈国的人马上去才行。要不然的话,都不可能抵挡住人家几日。(。。)
 
 
第三八三章 祝融夫人劝孟获(续)
 
    所以祝融夫人是直言不讳,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大王,如今的情况……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这自己刚把自己兄长的藤甲兵给折腾没了,这又给他树了个大敌,然后这如今自己又厚着脸皮,让他再派兵协助己方守城,这……
 
    哪怕孟获脸皮确实是厚不假,而且人还挺无赖的,但是一想到这些事儿,他依旧是觉得不好意思啊。[热门小说网www.remenxs.com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。23[wx]所谓是“人有脸,树有皮”,这别看孟获在马超和凉州军众将面前,他都表现一副厚脸皮的样儿,并且是无赖非常。但是要真说起来,在兀突骨面前,孟获还真就是面皮变薄了,所以让他去说这些,他还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看,心说这都是什么时候了,你不说的话,那么就等着让马超给灭了吧,到时候的话,再说什么,那都晚了!
 
    不过她肯定不会这么说,所以只能是从其他去说,“这大王还是好好想想吧,这后果……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,这夫人是提醒自己呢,想想后果,那么后果不就是自己惨败,被马超……
 
    他是不甘心地问道:“夫人,这如今就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一笑,“大王,别的办法不是没有,但是在我来看。有和没有其实都一样!”
 
    “那么夫人的意思是,不知道还有何方法啊?不如一说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微微点头,“大王。如今还有一个方法,那就是让马超退兵,马超凉州军能与我军和解的话,这事儿不就解决了吗!但是这个……”
 
    孟获不用听自己夫人后面的话他也知道,这自己夫人的意思,和马超和解,这事儿自然是解决了。qiushu.cc [天火大道]但是马超凉州军一方,他们要是不和解呢?所以这个说了和没说差不多,因为如今来看。他们占着优势,他们能和自己和解?再说了,这其中的事儿,真有那么简单吗?至少自己知道。也认为。没有那么简单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孟获还是问了自己夫人一句,“这夫人认为,马超能和咱们和解的几率有多大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闻言就是摇头,“依我来看,大王,我不认为马超就一定能与咱们和解。再说,看大王的意思,好像没有这个想法啊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。也是摇头,他说道:“夫人有所不知。如今这……唉,真要是能和解,我觉得也未尝不可,但是这里面的事儿,可没有那么简单啊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这给孟获一记白眼,那意思你这又有什么事儿了?孟获一看,他心说这和自己夫人说说也没什么,反正这早晚也都得说啊,如今都给自己逼到这个程度了,这还有什么不能说出去的!
 
    因此,孟获把心一横,直接对自己夫人说道:“夫人确实是有所不知,夫人可知,为夫为何却是要不顾一切发动对马超的战争?”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心说这果然是说到最为关键的地方了,这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,以前自己夫君可从来都没和自己说过这个。当然了,自己也是从来没问他这个,不过如今既然是提出来这个事儿了,那么自己要是不整明白的话,那可真是,不应该啊!
 
    所以她也问道:“这我确实不知,所以敢问大王,这却是为何啊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看了看自己夫人,他是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唉,说起来,还不是因为……”
 
    孟获对自己夫人,他也没隐瞒什么,祝融夫人还有带来,他们两人是听得清清楚楚,他们也是第一次听了孟获说出来,为何要不顾一切,发动对马超的战争。这当然不是因为曹操他们给孟获好处,让他出兵的原因。
 
    真要说起来,那个事儿不过就是加速导致了战争而已,反正就算是没有曹操他们遣使这个事儿,孟获早晚也得发动对马超凉州军的全面战争,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。
 
   
有其他更多的事儿,所以想来就因为这个,所以马超没杀自己。是,自己人马没有多少了,这个不错,但是自己却还有这银坑洞,有着自己的夫人,有自己妻弟,还有自己的弟弟。他马超再厉害,可怎么也不会屠戮整个银坑洞吧,至少自己夫人说了,反正己方不得罪死他,他就绝对不会那么做。
 
    因为那么做的话,南蛮诸部未必就会稳定,所以自己对他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了。孟获不傻,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资本,要不之前他能那么无赖去和马超谈判吗。就因为他知道,自己在南蛮的影响力。
 
    自己是银坑洞洞主,还是这一片的蛮王,就冲这个,马超就不会把自己如何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他马超要杀了自己,那太容易了,不过他既然敢杀的话,就要去承受杀了自己之后所引起来得所有后果。
 
    自己这银坑洞,那可绝对不是烧当羌,而南蛮诸部,也绝对不是羌人诸部,因此,他马超能屠戮了烧当羌,当然,也一样儿能屠戮了银坑洞。但是说起来,对付羌人那一套,在南蛮这儿,却不一定就一样儿会成。
 
    当然这个不是说马超屠戮银坑洞后,就震慑不了南蛮其他诸部,但是这里面终究是有不太一样儿的地方的。
 
    反正马超屠戮了烧当羌,结果确实是换来了不少年的平稳,羌人大多时候,那确实是不敢挑事儿了,只有小打小闹而已。但是如今呢,他们不又开始跃跃欲试了吗,十八子没在,他们就“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霸王”了,这不就说明问题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对南蛮,自己也算是看出来了,马超是希望一个安稳的南蛮,而不是像羌人那样儿,依旧是不平稳的西羌。
 
    因此,孟获也知道,自己对马超的重要,不过在祝融夫人没说这些之前,他确实也没想过就这么去和马超谈判。毕竟生长在南蛮地界,孟获从来都认为是武力、实力,当然这计谋这些也算是实力的一种了。
 
    所以,他还是认为,只要让马超服了,那么自己就有了和他们谈判的资本,到时候,自己说什么,他们可能就想着妥协了。
 
    但是他却没有想过,他这个蛮王本身,其实就是一大资本,他拿着给马超的利益,去和其人谈判,他绝对是能得到一些东西的。
 
    要不怎么说孟获这谋略水平是半吊子还不到的呢,这个真是不错,要不然的话,他也不至于是这样儿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